被囚禁虐待33年,它到死也没等来人类道歉
发布时间:2018-08-30点击数:1225

 

很多人去过海洋馆:

 

看过憨态可掬的海狮顶球、白鲸转圈,也许还亲吻过海豚,抚摸过海象……

 

在驯养员的指令下,它们乖巧聪明,总能吸引无数人鼓掌欢呼。

 

也许还会有小朋友因为一场表演,萌生了“以后要当饲养员”的想法。

 

 

海洋馆热闹愉快,最后参观者心满意足地退场。

 

少有人看到,这些表演“背后的真相”。

 

 

1

 

“虎鲸杀人、袭击

都是身不由己”

 

纪录片《黑鲸》讲述了一个“反抗”的故事。

 

主角Tilikum是一头虎鲸,这本是一种聪明温顺的动物。

 

它们智力超群,种种迹象表明,每一个虎鲸“大家族”都有自己独特的“语言”,还有着复杂的情感生活。

 

成年虎鲸有48颗锋利的牙齿,可以轻而易举地把人撕成碎片。

 

可虎鲸和海豚一样“友好得令人惊讶。”

 

虽然有“杀人鲸”之称,迄今为止,几乎没有发生过虎鲸在野外攻击人类的案件,甚至它们还会帮助溺水的人。

 


可纪录片的主角Tilikum不同。

 

它是一头“杀人鲸”。

 

2010年2月24日,美国弗罗里达的一家海洋馆发生了一起惨剧。

 

资深女驯鲸师突然被自己驯养的雄性虎鲸Tilikum拖进水池。

 

观众原以为这只是滑稽的表演,但她突然开始使劲鞭打鲸鱼,拼命想游上岸,大声尖叫“救命”。

 

可水池里的三头虎鲸没有放过她。

 

几分钟后,驯鲸师死在了水池里。她的脊髓断裂,颈椎、肋骨骨折,头皮被完全撕下,左肩附近也被撕掉。

 

 

而这并不是Tilikum第一次涉嫌“杀人”。

 

1999年7月,一名游客在闭馆后偷偷潜入。

 

第二天早上,人们在Tilikum的背上发现了他的尸体——Tilikum载着他的尸体在水池中游动。

 

再往前,1991年2月,海洋馆的一位兼职驯鲸师Keltie Byrne在工作时不慎跌入池中。

 

三头虎鲸将她拖进水里,岸上的工作人员无法施救,几个小时后,Keltie的遗体才浮出水面。

 

本来在第一次杀人后,Tilikum就不应该再和人类接触。

 

只因为它巨大的经济价值,一直留在海洋馆,被当成“摇钱树”,承受高强度的表演。

 

它是全球海洋公园里最大的虎鲸,人们人工提取它的精子,不断繁殖小鲸鱼。

 

因为值钱,它永远不会被杀,不会被送回海洋,只能在浅水池里度过余生。

 

纪录片里有人提到,仅仅已知的“虎鲸误杀驯鲸师”的案例就有七十多起,袭击更是时常发生。

 

1987年,驯鲸师John Sillick在表演过程中被两头鲸鱼压死。

 

海洋馆把这起事件解释为“训练失误”。

 

 

西班牙一位年轻的驯鲸师同样死于他驯养的虎鲸口中。

 

他刚刚向女友求婚,生命就戛然而止。

 

 

一位女驯鲸师在和鲸鱼互动时,把脚放在了鲸鱼嘴边。

 

两头鲸鱼将她拖入水池中。

 

 

2006年,一家海洋馆里晚间表演中,驯鲸师Trainer Ken Peters被即将一起表演的幼鲸咬住脚踝。

 

它把他拖进水里,“玩耍”一般放开、又咬住,循环往复。

 

 

好在这是一位经验丰富的驯鲸师,他没有惊慌失措,而是趁机换气并且一直安抚鲸鱼。

 

最终,幼鲸放开了他。

 

……

 

有研究人员认为,是圈养让鲸鱼有了过激行为:它们被情绪化摧毁,心理上受到创伤,变成“不定时炸弹”。

 

 

照顾过Tilikum驯鲸师面对镜头时泪流满面:

 


他说:

 

“它不是因为疯了、或者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而杀戮,它是因为沮丧、恼怒、不知所措,它找不到出口。”

 

女驯鲸师去世后,Tilikum大部分时间都单独待着。

 

不再像以前那样活泼,而是常常在水里漂浮着,像个做错事的孩子。

 

 

在表演中,它会不断地对着观众台鞠躬,结束后,就回到自己的“小牢房”里。

 

 

许多人为它感到悲哀,可这就是它的生活。

 

2

 

故事沾满“罪恶”

 

为什么温驯的虎鲸会突然杀死和自己朝夕相处的人?

 

在一些人口中,人们渐渐开始了解一个个沾满罪恶的故事。

 

时间往前推四十年,美国普吉特海湾,一些擅长潜水的人被邀请参与捕捉虎鲸。

 

他们有飞机、测位仪、快艇和可以在水中爆裂的炸弹。

 

 

虎鲸知道幼鲸会被捕捉,所以一些成年雄性鲸鱼会去引开船只,让雌性虎鲸带着幼鲸“逃生”。

 

但“猎人们”有飞机,轻易就能观察到浮出水面换气的虎鲸队伍。

 

快艇迅速跟上,撒网,不出意外,绝无漏网之鱼。

 

 

挑选到合适的幼鲸,猎人们就会放开围网,其他所有鲸鱼都可以离开。

 

可是没有一头虎鲸离开。

 

 

这只幼鲸的整个家族,就停留在船只不远处,不停地悲鸣、哀号。

 

参与那场围捕的潜水员后来面对镜头,满脸愧疚:就像是从母亲身边把一个幼小的孩子绑走……这是我能想到的最糟糕的事情。

 

 

他无法抑制地哭泣,围猎却不会因为他停止。

 

幼鲸被渔网吊起来,它的亲人们仍在不远处发出嚎叫,徘徊不肯离开。

 

有谁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孩子被带走,还可以头也不回地走呢?

 

 

追捕结束时,围网里有三条死去的鲸鱼。

 

指挥者让他们把死鲸的肚子剖开,在里面填上石头,再把沉重的锚勾在鲸鱼尾巴上,让尸体沉入海底……

 

潜水员说,他这一生后来经历了不少事情,最糟糕的一件事,就是捕鲸。

 

 

被捕之后的它们,与其说是一条条生命,不如说,被当成一件件“货物”,随意买卖。

 

1988年11月4日,在海底世界的一场表演过程中,一头雌性鲸鱼生下了她的宝宝卡利娜。

 

从未有过的画面让这只鲸鱼宝宝一下子成了“明星”。

 

 

四岁半的时候,海底世界的管理人员决定把卡利娜移到另一家公园里。

 

驯鲸师提出了质疑,却收获了领导的一顿嘲讽。

 

卡利娜被装进卡车,带去了机场。

 

她的妈妈待在水池的角落里,一整晚都在颤抖、尖叫、哭泣。

 

 

驯鲸师说:“你除了看着她、同情她,毫无办法。”

 

他们请来资深研究员分析那些声音,发现虎鲸妈妈是在用一种从来没有人听到过的声音寻找孩子。

 

可惜的是,这辈子,她再也见不到她的孩子了。

 

按照虎鲸的习性,它们本该终生和母亲、家人待在一起。

 

 

3

 

圈养=伤害

 

而纪录片的主角Tilikum,于1983年在大西洋被捕获。

 

那时它两岁。

 

 

人们将它卖到了专门训练、展示虎鲸的海洋馆里。

 

四岁起,它开始接受训练。

 

驯鲸师形容它:表现非常出色,总是热心取悦观众。

 

 

他们是怎样训练的呢?

 

把一头训练有素的鲸鱼和没有练过的Tilikum一起放进水池中,要求它们做出指定动作。

 

如果Tilikum做不出来,那么两头鲸鱼都必须受罚。

 

他们剥夺虎鲸的食物,让它们挨饿,让无法完成动作的Tilikum被同类孤立、被攻击。

 

 

有时候,Tilikum全身上下都会覆盖着同类留下的耙痕。

 

 

这些在驯鲸师眼中并不算什么。

 

他说:我们相信Tilikum。

 

一到晚上,这些鲸鱼就被关进大约20英尺宽,30英尺深的分离仓里。

 

而一头成年虎鲸的身长,就大约在26英尺以上。

 

它们蜷缩在这个漆黑的金属分离仓中,度过大约三分之二的生命。

 

被放出来时,身上常常会添上新的伤痕。

 

 

这不仅不人道,还可能导致虎鲸患上精神疾病。

 

看着一直温驯的虎鲸因为精神刺激杀人、因为母子分离不断哀号嘶吼,驯鲸师终于承认:我以为我知道关于虎鲸的一切,其实我对它们根本一无所知。

 

事实也的确如此:

 

他们以为虎鲸的平均寿命在25到30岁,真相是被圈养的虎鲸最多只能活到30岁,但野生虎鲸的寿命几乎等同于人类。

 

 

他们以为25%的虎鲸背鳍会翻转。

 

其实,在野外,背鳍衰竭发生在虎鲸身上的概率小于1%。

 

野生虎鲸的背鳍有时可以达到一米。

 

但所有被捕获的雄性虎鲸,背鳍都会衰竭。

 

 

他们把来自世界各地的虎鲸放进一个水池里组成“家庭”。

 

实际上不同的虎鲸家族有不同的语言,和陌生虎鲸接触根本不符合族群文化。

 

所以,它们之间常常发生暴力。

 

1988年,一头虎鲸就因为被同类割伤了头部的动脉死亡。

 

 

在海里,察觉到危险时,有上千平方公里任由它们逃离。

 

在海洋公园里,无处可逃。

 

就像是把几个语言不通的人,一辈子关在狭小的钢筋混凝土箱子里,强迫他们成为“朋友”。

 

野生虎鲸很少发生牙齿磨损的情况。

 

被圈养的虎鲸却时常有牙齿磨损、感染,这是因为它们常常撕咬金属栏杆和水池壁。

 

 

它们也被当做配种的工具。

 

纪录片中提到,美国所有被饲养的鲸鱼里,54%都有Tilikum的因子。

 

但它终生没有见过自己的孩子。

 

 

在许多人眼中,生活在海洋馆里的虎鲸得到了人类最“无微不至”的照料,不用为食物、天敌而苦恼。

 

寿命长度、健康程度、同类相处,种种迹象都说明,虎鲸根本不适合被圈养。

 

它们需要海洋,而非牢笼。

 

4

 

所有动物表演

都是骗局


前不久,网络上流传着一段视频:

 

一位海洋馆的驯兽师,给自己驯养的白鲸涂上口红。

 

 

白鲸没有任何反抗,驯兽师也丝毫不在意这种行为很可能造成白鲸皮肤感染。

 

博主@海洋守护者说:“这些白鲸是被饥饿和恐惧威胁的“奴隶”,他们没有自由,海洋馆里所有“有爱”的表演都不是白鲸的自然行为。

 

比起野生白鲸,它们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的寿命。”

 

在人类看来,这些白鲸是会“微笑”的“小天使”。

 

 

可很少有人知道,这些“精彩表演”背后有多少不择手段。

 

只有16分钟的纪录片《圈套》,把镜头对准了一位马戏团驯兽师,记录下了一段动物表演“背后的故事”:

 

一只黑熊幼崽脖子上紧紧套着铁链,被迫站在木板上,练习平衡。

 

 

为了让习惯四肢着地的熊“站立”,他们把铁链拴在熊脖子上“吊在高处”,让它无法趴下。

 

而长时间站立的黑熊很容易患上关节炎,引起髋关节损伤、股骨头坏死,甚至终身残疾。

 

 

铁笼里的小狮子不停地被人拿着铁棍戳,它焦躁地在笼子里走动、怒吼。

 

 

 

“百兽之王”在舞台上乖得就像小猫,因为如果不照做,迎接它们的就是鞭子和棍子。

 

 

它们原本应该属于山林,是最自由的生命。却只能待在狭小的笼子里,忍受各种虐待。

 

 

尖利的爪子、牙齿都被磨平,没有丝毫反抗之力。

 

 

全世界已经有一百多个国家出台了反对动物虐待的法案。

 

中国《全国动物园发展纲要》同样明确提出“杜绝各类动物表演”。

 

然而动物表演在民间仍然屡禁不止。

 

人类总是擅于遗忘。

 

海豚湾屠杀之后的一片鲜血消散了,就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。

 

 

被迫和孩子分开的虎鲸妈妈不再日日哀号了,就可以忘记她因为人类失去了什么。

 

 

坐在海洋世界里、马戏团里,看着那些“精彩”的表演,是否有人曾问过自己:它们是怎么学会这些的?

 

《黑鲸》的最后,美国一些州开始要求海洋馆停止圈养虎鲸。

 

许多虎鲸被放生回到大海。

 

以前的驯兽师坐在船上,看着海面游过的虎鲸,他说:我很欣慰。

 

 

但Tilikum最终也没有回到海洋。

 

去年1月,它死在了自己的“牢房”里。

 

从2岁被捕开始,一直被囚禁,直到36岁。

 

死亡让它终于解脱。

 

这个世界上,不只是人类才拥有情感。

 

动物也会愤怒、也会绝望,也向往自由。

 

别口口声声说它们可爱,又让它们用生命,为你的一时开心买单。